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狮子山的博客

香江论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何民杰:最低工资对弱者落井下石  

2008-11-18 14:44:58|  分类: 何民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何民杰:最低工资对弱者落井下石

何民杰
狮子山学会

自由思想大师海耶克的名言:“通往地狱的路,都是由善意铺成的。”当然,海耶克当年是针对子虚乌有的社会主义作出批评,也掀动全球拉倒社会主义的运动。但社会主义从来没有止息,还透过工会运动、福利政策甚至以环保为名的强制,以不同形式变种复活。在香港,最低工资的立法风潮,可说是社会主义的左倾象征,也引发大家思考最终受害的,将会是原想帮助的弱势社群。

削弱势者议价自由

我认识一位不懂广东话的新来港人士丽姐,连中文字也不懂几个,又要照顾家里的小孩,就算成功入住公屋,丈夫的收入也不足支付家庭开支。最后丽姐在住所附近找到了一份清洁工作,收入虽然低于目前倡议的六千元月薪最低工资,但雇主就因为她愿意以较低薪水入职,而雇用了丽姐,家庭收入增加的同时,又可以兼顾照料子女。

但倘若订立最低工资,好像丽姐这般没有什么议价能力的弱势社群,就是最后以调低薪金来换取工作的机会也被剥削掉!少数族裔、新来港人士、退休人士、没有工作经验的年轻人,通通都会因最低工资而失去议价自由,工作岗位将会由能力较强的人取代。加上面对全球金融海啸的冲击,本港的经济和就业情况一定大受打击,弱势者本来就是最先要面对冲击的一群,立法最低工资是对弱势社群落井下石。

不少舆论预期星期三的施政报告会公布最低工资的立法决定,不论最后公布的方案是保安和清洁行业的行业性立法,还是一刀切的全面立法。如果特区政府以为提出立法就是回应了最低工资的政治诉求,改善港府现在低落的民意,那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。因为在经济环境转差的情况下,立法最终只会引发更多政治运动,针对立法范围、工资金额等细则,冲击政府的管治,并会预见成为长时间的政治问题。

事实上,世界各地均有不同的最低工资制度,但从来都没有成功解决弱势社群的就业问题,连当年因为想阻止妇女以低薪入职而始创最低工资的美国,也就最低工资问题争持不下。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(NBER)的研究员大纽马克(Neumark)和奥廖娜(Nizalovaof)对领取最低工资的年轻人作出追踪研究,结果发现在二十岁时曾经领取最低工资的年轻人,若领取最低工资时间愈长,往后日子的收入和能够就业的时间就会愈少,长时期实行最低工资对年轻人的影响就会愈深。

美国德克萨斯州A&M大学的两位教授,唐纳德迪尔(Donald Deere)和韦尔奇(Finis Welch)对美国实行最低工资作出长时间的研究,得到一个总结:“我们的结论是简单和直接的:每当增加最低工资,以为帮助低生产能力的工人,但就更少这类工人会受聘用。”

负所得税制更胜最低工资

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佛利民在《资本主义与自由》一书中,主张以负所得税制(Negative income tax)来作为解决贫穷问题的方式,以政府补贴而不是法定工资的方式来保障每个人的最低收入,他认为法定最低工资是错误而且没有效率的。

其实,以扶助弱势社群为出发点的最低工资,绝不能独立推行,而必须连同现在的综援制度一并检讨,研究以设年期的负所得税制,鼓励低收入者就业同时,确保到他们的基本生活,也不会直接影响弱势者的议价自由,踏上自力更新的成功道路。最低工资的祸害就是剥削弱势社群的议价自由,原想帮助的一群就会成为苦主,连入职的机会也会失去。曾特首,请悬崖勒马!

--原载:《信报》,2008-10-13
http://lionrockhk.blogspot.com/2008/10/blog-post_13.html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5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