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狮子山的博客

香江论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健明:反对最低工资  

2008-11-18 14:40:58|  分类: 黄健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黄健明:反对最低工资

黄健明
狮子山学会

电视节目刚以《一百万人的故事》为主轴,带出贫穷人士的苦况,这个题目肯定不受欢迎。只是眼看相关的一个论坛,参与者对香港的贫穷问题进行激情控诉过后,便欣然接受最低工资作为解决在职贫穷的良方,这种以激情包装、跳过理性讨论的发展实在使人忧心。

贫穷人士境况艰难,助贫解困之心人皆有之;问题在于,助贫解困是目标、最低工资为方法,应否助贫解困与最低工资能否助贫解困互不相干。以社会应该助贫解困支持实施最低工资,其实是偷换论题。

反对最低工资的原因简单不过,便是就业市场逃不过需求定律,人为设定的最低工资,必然以减少就业机会作为调整。《信报》练乙铮先生的反证说得清楚明白,“试想,如果立法增加工资能增加就业(或者起码不减少就业),则政府只需立几个法,人民便可丰衣足食,既不愁失业,薪金又会增加,人民购买力加强,公司多卖货,利润上升,老板发财,这一切都不费吹灰之力,可谓一步登上天堂”。

犹记得在《一百万人的故事》中,一位老伯以卖蕉为生、生活贫苦。面对如斯境况,假如政府立法为老伯设定一个最低蕉价、限制老伯的卖蕉价格,这样究竟是帮助、还是“赶绝”老伯?即使在论坛之中,其中一位任职家务助理的母亲在诉说苦况时,也曾提及市民在通胀压力之下,把雇用家务助理清洁家居的次数,由每星期一次减至每月一次。假如政府立法为家务助理设定最低工资、变相提高清洁家居的费用,又怎能不把市民雇用家务助理的次数再为减低、甚至弃之不用?

将最低工资的讨论诉诸民粹,即如格林斯潘所说的“单式簿记” (single-entry bookkeeping)思维,难免会认为工资过低的解决方法便是人为地提高工资,忘记社会各种现象环环相扣,更高的工资终以减少的就业机会偿还,而在最低工资的限制下,技能较低与年纪较大的雇员更是首当其冲。

利用市民对于现存贫困的激情,诱之以最低工资故事上半部的愿景,却不以理性讨论打开故事下半部的结局,实在是不负责任的做法。、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